Don't blame me.

【策瑜】缘,妙不可言

* 楚留香手游背景,但是有说明,不影响阅读

* 一发完

* 带甘凌玩


1.

  

  事情发生在一个寒假,孙策和甘宁正值大一。

  过完年回来,甘宁发现自己的好兄弟,万年直男孙策,学会了对着手机屏幕里的一个男性角色流哈喇子,还学会了对着好友栏里一位名为“公瑾”的男性玩家说出“来呀我们去云梦的汤池做些该做的事吧!”这类莫名其妙的话。

  甘宁很惊讶。为了一探究竟,他也下载了这款游戏。

  游戏分为五大门派,华山、武当、云梦、暗香和少林,其中各有千秋。

  比方说孙策玩的华山,肆意潇洒(然而穷);比方说“公瑾”玩的武当,仙气飘飘(然而整天往华山跑去让人家还钱);再比方说甘宁刚刚决定玩的暗香妹子,哇噻,身材真的是好到爆。

  甘宁更加不理解了,有妹子放这你不选,选个男的干嘛?显然是秀逗嘛,面子是什么?好吃吗?

  他准备去问孙策,但孙策根本没时间理他,正盯着手机屏幕看得专注,手上风骚地忙于操作,以至于当他靠近了以后,看到了令人骇然的一幕。

  玩家“公瑾”脱了上衣坐在汤池里,玩家“伯符”干净利落地脱了衣服坐到了“公瑾”的大腿上。

  我,日。

  甘宁这么看着,觉得自己似乎发现了一件了不得的大事——孙策这龟孙子,不会弯了吧?!

  

  孙策洗完澡从寝室出来,就伸出湿漉漉的手要解锁手机,甘宁当即上去就是一爪子,“少侠且慢!”

  孙策偏过头,用一种你是智障吗的表情看了他一眼,坐到床上,“有什么话快说,别打扰爸爸和公瑾下本。”

  甘宁心中暗道,又是公瑾,看来孙策深陷其中啊!

  “我们是不是好哥们?是的吧?”甘宁凑近了,循循善诱道。

  孙策扬扬眉:“如果不计较小时候你没写暑假作业于是在教室里大喊什么孙策也没写他今天请假就是因为没写暑假作业不敢来,还有我第一个女朋友因为看到你打完球直接喝我的水擦我的毛巾从此认定我是gay导致我整个高中时代都没谈过第二个女朋友,以及……”

 “打、打住,”,甘宁连连摆手,“不聊这个,我们刚刚说到gay这个问题是吧,那个,那个啊,我没有别的意思,真的……所以吧……你说实话吧,哥们我一定支持你……”

  “啊?你想问我是不是gay?我觉得我是啊。可能也不全是,”孙策耸耸肩,“比如你这样的,我就毫无兴趣。”

  操,甘宁一拍桌,“老子那么没有魅力吗?”

  孙策诚恳地点头,拿起手机下本去了。

  甘宁只得讪讪地坐下来,对着自己界面上的暗香妹子发呆。

  等等,孙策刚刚说什么?他觉得他是?那不就是吗?

  卧槽。

  妈呀等他打完了我一定要去问问孙策的心路历程,但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把手上的暗香妹子练起来。

  哎呀,暗香的妹子,真好看。

 

 

 

2.

 

  说实话甘宁是个不大有上进心的青年,所以他对级别并没有什么要求,随手做了几个任务升级了技能就开始在这个游戏里瞎几把闲逛。

  于是他经过了金陵,于是他被一位福袋小贩碰瓷了,于是他反手就把人给打了。

  打完以后甘宁神清气爽,嗨呀这个游戏不错呀,还可以揍人的。

  暗香的小姑娘干净利落地把人揍趴,头顶着“兴霸”这样豪爽的用户名,拧着小腰继续向前跑。

  才跑了几步,就看见前面站了个清明动人的云梦姑娘,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当时甘宁就心驰神往,冲上去就想勾搭一下,凑近一看,人家早就103级了。但是伟大的先哲告诉我们,面对爱情就要勇往直前,不要拖泥带水,不要心怀自卑,甘宁勇敢地冲了上去——

  他被这位云梦的义士姑娘,当街送进了监狱。

  送进了,监狱。

  哇呀好气哦,不是说云梦是奶吗,为什么这么暴力。

  甘宁在监狱里郁闷地蹲了一会,突然觉得这位姑娘揍人的样子很带感,很迷人。

  女人,你在玩火!

  他头脑风暴了一下,发现他竟然记得那位云梦小仙女的名字,

  ——“凌公绩”。

  甘宁发送了好友申请,在那一瞬间,他觉得自己笼罩着爱带来的粉色光晕!

  然而他似乎没有意识到,这个名字听起来很汉子不是吗。

 

  周瑜操纵着“公瑾”在芳菲林里闲逛。

  漫山的桃色灼灼,恰似九天霞云信步至人间,周瑜初入这款游戏,便注意到这里。

  巧的是,这也是他与“伯符”初次遇见的地方。

  尚才四十几级的华山招惹了气势汹汹的七十级盗墓贼,上窜下跳好不狼狈。看见有人冲过来寻求帮助,周瑜二话不说,马上一副没看见的样子,扭过头上马转身就跑,不带丁点儿犹豫。于是二人飞奔而去,到桥边才堪堪停下,转头再看,盗墓贼早不知道哪里去了。

  “伯符”请求加您为好友。

  同意。

  一点儿也不浪漫的开头,两个男人也没想着什么情调,随意聊几句就约着去云梦玩,看看人家可爱的云梦姑娘。

  周瑜有个好哥们,玩的云梦,叫凌公绩,带着他们去了汤池。

  于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妹子没见着,自此二人倒是gay得不要不要的。

  连面都没见过,就一厢情愿觉得自己没道理地喜欢对面这个“伯符”,周瑜觉得自己怕不是傻了。但想下来,副本时候对自己的保护,以强横的姿态为自己斩断来敌的模样,在金顶上并肩看日出时随口一句“这是朕为你打下的江山”,在夜色撩人时绽开的烟火,就如同他的心境。

  翩跹的,醉人的。

  一贯冷静理智的周瑜,栽了。

 

  孙策对任务没什么兴趣,就小窗敲公瑾。

  毕竟他有个宏大的计划。

  某次聊天的时候,他套出了公瑾所在的城市。两人加了微信,知道彼此是二十多岁的大学生,都在本市江东大学,但不是同一个校区,且性别男,爱好不详。

  但是吧,策哥是个很鲜衣怒马少年时的人,既然游戏里的公瑾这么好,不论是高还是瘦,胖还是矮,帅还是丑,喜欢就是喜欢了。只要两情相悦,啥都ojbk。

  现在问题有两个,公瑾的爱好到底是男是女,这是其一,其二呢,在孙策看来是最为重要的,游戏里公瑾的脾性,到底是不是真实的。如若是伪装出来的,那,那就,那就……两情若是长久时,这个吧,先朝朝暮暮着再说。

  所以其实并没有什么问题。

  那还等个what?孙策要开大招了,他要约周瑜面基!

-

伯符:在吗?在线等,挺急的

公瑾:嗯。什么事?

     下本?

伯符:周六有空吗?

公瑾:有啊,下哪个本?

伯符:面基啊!江东大学东校区东门口!

公瑾:……

     行吧,几点

伯符:早上九点吧,看你

     你觉得呢,会不会有点早?

     你们医学生挺辛苦的,要不我定迟点?你先睡饱

     公瑾?

-

  没回。孙策烦躁地抓抓头,怎么人说没就没了。

  孙策一着急,反手敲死了一个撞过来的福袋小贩。

  滚丫的,老是碰瓷,欠收拾。

  

  兴霸拧着小腰奔向面前清清冷冷的凌公绩。

  “你到底想干嘛?”甘宁看着私聊窗口里冷漠至极的一句话,心都碎了。

  我想干嘛?撩你啊!

  “小姐姐,”甘宁正襟危坐地措着词,“我是男孩子,才刚玩这个游戏,你能带我嘛~”

  凌公绩:“不能。”

  甘宁悲伤了,痛苦了,他擦擦并不存在的眼泪,继续码字,“我知道我上手不快,容易拖人后腿,但我真的很喜欢这个游戏啊……”

  凌公绩:“哦”

  甘宁绝望地看着小姐姐走远了。她就,走了,走远了。

  “愣着干什么?跟上啊傻逼。”凌公绩停下脚步,回头看着兴霸。

  甘宁觉得,自己见到了天使。

  我要给小姐姐生猴子!!!!!!!!!!!!!!!!!!!!!!!!!!!!!!!!!!!!!!!!!!!!!!!!!!!!!

 

  “不好意思啊,刚刚我妹来找我借书,”姗姗来迟的公瑾回了消息,“没事,时间就照你定的。”

  “好!”孙策觉得自己满血复活,并没有追究公瑾为什么一反常态地一声不吭就遁,“你还有妹妹啊?多大啦?”

周瑜犹豫了一下,“不是亲妹妹,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十八岁。”

“哦这样啊……”孙策漫不经心地回复,wait!?不是亲妹妹,从小一起玩到大,十八岁,我日,不会吧!!!!

所以公瑾才不理我下线遁,因为这个“妹妹”比我更重要!!!!!!

戏精策如是想。

哀大莫过于心死。

太悲伤了,他要会会这个十八岁的小少女!

“她玩楚留香吗?一起呗。”孙策把屏幕都要戳破了。

半晌,那边幽幽飘来一句,“行啊。”

 

三分钟后,孙策看着面前这位凶猛异常英姿飒爽的华山少女,以及她头上明晃晃的“华武了解一下”,一时也分不清是敌是友。

“hello我是瑜哥的保镖,叫我乔哥就好幸会幸会。你就是伯符啊我哥常跟我念叨你祝九九一定要把我瑜哥拿下,他可喜欢你了我觉得,边上喜欢他的女生可多了他都不理,就带你这个菜鸡下本,社会你乔哥万年好助攻值得信赖!”

当聊天窗里蹦出这条信息的时候,甘宁被孙策用手机糊了一脸。

肇事者正瑟瑟发抖笑成呆逼并短时间内丧失语言功能。

傻逼,甘宁想,死基佬,秀分快。

“其实我是男的。”

他的手机突然弹出一条私信,是凌公绩发来的。

卧槽。

那我大概也弯了,甘宁想。

心路历程大概就是,我甘兴霸,钢铁直男,会care你个人妖号奇葩?

  啊,公绩真可爱。

 

3.

  故事的结局就是面基后的一周,孙策根据小乔指点在周瑜宿舍楼下用蜡烛摆了个心要表现诚意,结果就被保安抓走,最后在保安亭和赶来救人的周瑜表了白,在一群中年男人的注视下终成眷属。

从此孙策每每进出周瑜宿舍都会收获到保安好奇而关怀的笑,周瑜总会在和孙策共度良宵之后在楼下收到保安慈爱的问候,甚至在某一年没有回家的暑假收到了保安伯伯送来的鸡蛋,让他补补身体。

甘宁和凌统还是打打闹闹,但大家都相信终有一天他们会在一起。

小乔的手速越来越快,变成了原耽界的大手。

好像一切都没怎么变,后来他们认识了玩少林的吕蒙,在楚留香叱诧风云,是少年人的模样。

云梦的汤池,江南的芳菲林,又有无数次相遇在上演。


评论
热度(26)

© 迟行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