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blame me.

【策瑜】郎骑竹马来

【21】

 

  “别吧……”周瑜拍拍桌子,“再说了你们也没人监督我们是不是看小电影啊,搞不好一进去,我们俩在看猫和老鼠呢。”

  孙尚香神色犹豫了。

  周瑜再接再厉,“所以换个别的吧,我们还未成年呢,影响多不好啊。”

  孙尚香微微蹙起眉头。

  “所以你我各退一步,”周瑜抿一口饮料,“这些过界的不算,其他的我尽量答应你。”言罢用手肘怼怼孙策,“伯符你说是不是。”

  孙策似乎正在神游,半死不死地点点头。

  “男神说得有道理……”小乔眨巴眨巴眼睛,“依本仙女看吧,let me see有没有什么更合算而又……”

  “而又什么?”孙策忽然醒了似的,挑挑眉冲小乔挑衅地笑笑,“整天男神男神,叫得挺顺口啊。”

  小乔没看见似的,偏过头对孙尚香说了句什么。

  孙尚香诡异地笑了。

  于是大乔也笑了。

  女生们都安静地对着策瑜二人笑。

  周瑜低头喝一口饮料,眉眼沉静,看不出什么情绪,对女生的笑也似未看见,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

孙策那心眼儿,想他看出些什么也难,但见着女生们眼中诡异的光不由得哆嗦一下,往周瑜身侧缩了几分。

与此同时,女生手机中一个名为“策瑜江东后援会”的群里闪过一条消息——

似乎Plan D可以出炉了。

 

“咳,”凌统首先沉不住气,“那到底罚什么?”

甘宁马上跟上,“总不能就这样算了吧?来点带劲儿的呀。”

大乔忽然笑了,“我有一个不错的计划。”

 

大乔的计划,听过的人都说好!百分之八十的人看到都转了——

事情是这样,孙策和周瑜在的这个学校是真的骚,毕业了也要作他一作。于是打算在出成绩的当天联合所有九年级办个校级的晚会,亲切(?)的学长学姐们将与大家畅谈人生。这里的畅谈人生是真的畅谈,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早恋作弊卖腐无所不谈。校方只有一个要求,三观正就好,别给我整什么混社会老大哥,不然揍你丫的。

善解人意的大乔姐姐说,那,孙策和瑜哥就发表一段关于彼此的相遇相知相守(周瑜:mmp?)的故事,旨在表现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的美好(妈嘿写了这么久,终于点题了),年少清狂*的少年感情。如果可以,再加点关于LGBT人群的正能量。

 

哦。周瑜很冷漠地想,这不就是变向出柜吗。不过关于LGBT这个问题,其实是有讨论价值的,这本来也就是个社会问题。

周瑜同意了。

 

时间不早,定下最后这个大冒险,聚会也就散场了。

和周瑜告别,孙策走向自家宅子,孙策很开心。他觉得自己快飞升了。

钢铁直男?我呸!

这位骚动的少年心绪飘啊飘,很自然地就想起了不久之前和曹丕的对话。

 

-聊了这么久,我还是不明白啊。我稍微问一下,你和周瑜,到底是个什么关系啊?

-啥意思?

-照你这样,不就是喜欢他吗?讲真,你看你说对小乔不满意这事儿吧,说得俗一点,你丫这就是吃醋啊。

-?!

-你看啊,你整天想和他待在一起,想和他再亲近一点,看到他和小乔说话就不高兴,你你你,真不知道假不知道啊?

 

我,原来,是喜欢公瑾的。


*“轻狂”含举止轻佻之意;“清狂”则谓“放荡不羁”。杜甫《壮游》诗:“放荡齐赵间,裘马颇清狂。”《文选》《魏都赋》:“仆党清狂”。苏东坡诗“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我(龙应台)相信他想的也是“清狂”非“轻狂”。

评论(8)
热度(10)

© 迟行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