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blame me.

【策瑜】郎骑竹马来

悄咪咪爬上来_(:з」∠)_
比之前在贴吧发的稍微有点改动


【19】
没有人注意到孙策的情绪曾出现一个短暂的低落,除了周瑜。
周瑜默不作声地看着孙策在小乔回答后低垂的眼角,扬手将杯中的冰水一饮而尽。
游戏继续。
“大王。”陆逊将牌一摊,微笑着环视四周。
孙尚香叼着棒棒糖,含混不清地举手:“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唔赫赫汪!”
孙策此刻缓过神来,看着抽风一般的妹妹,试探性地凑过去,很认真地:“汪汪汪?”
孙尚香:“……汪……”
孙策:“汪汪?”
“滚!”孙尚香愤愤地将棒棒糖从嘴里拿出来,“我是小王!”
……
孙策:哦。

本局凌统、孙权中招。
“靠啊!怎么又是我!”孙权愤然起身,在对上孙策的一计眼刀后又若无其事地坐下,“啊哈……我运气真的太好了……这么讲我参与度很高啊……”
孙策满意地点点头。
“落在本小姐手上,还想完好地回去?怎么也得脱层皮咯~”孙尚香咯咯笑着,纤纤玉指状似不经意地一指:“来吧来吧,我的好哥哥。”
孙权:大小姐你抽什么风。
“一切任您安排。”孙权微笑着。
读出了孙权心理活动的周瑜45度角仰望天空,啊,少年,是什么使你这么虚伪。(棒读)
“哎呀,其实对于我第二亲爱的哥哥(孙权:你他妈也就两个哥哥),我是下不去手的呀。况且,大家都是未成年……(孙权:啊这个思想龌龊的老污婆是谁啊啊啊啊啊还我纯洁可爱的香香妹妹啊啊啊啊啊啊啊)这样子吧,”孙尚香扫了一眼空着的三个座位,是结果出来以后觉得没自己什么事的,刚刚去点饮料的甘宁和周泰,和上洗手间的凌统留下的,“待会回来的三个人里,你要向第一个推门进来的人,声情并茂地说出以下台词:我喜欢你很久了,从第一眼看见你,从第一次和你手拉手,从第一次拥抱开始,你愿意做我男朋友吗?”
孙权咬牙,mmp,我天下第一帅权会怕你?反正三分之一的可能周泰进来,再不济凌统,反正这小子跟自己天天开玩笑,没什么关系。至于甘宁……我怎么可能这么背。
“ok.”
事实证明,就有这么背。
“公瑾你的饮料,策哥你的。”甘宁很是自然推门进来,对周瑜和孙策道。
策瑜二人对视一眼,皆从彼此眼中读到了浓浓的同情。
孙权愣怔了三秒,意识到必须在周泰和凌统回来前完成这次诡异的惩罚,于是他抢上前去,闭上双眼,“我喜欢你很久了……”
门又开了,周泰沉着脸盯着孙权。
然而孙权双眼紧闭,什么也未察觉,好死不死地接着道,“从第一眼看见你,从第一次和你手拉手,从第一次拥抱开始……”
周泰的脸,很荣幸地,青了。
而此刻,又走进来一个人。
凌统不解地看着脸色铁青的周泰,一脸无措的甘宁,和闭着双眼一脸荡漾的孙权。
“你愿意做我男朋友吗?”孙权说。
凌统也傻了。
空气十分安静。
孙权睁开了眼睛。
他眨了眨眼。
又闭上了。
我一定是在做梦。
孙权想。
我死定了。
孙权接着想。
没有人说话。
这一刻孙权想起那年杏花微雨,他与果郡王,呸,周泰第一次相见。或许一开始,他们就是错的。来啊,让什么人说点话吧,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然而还是没有人说话。
周瑜和孙策又对视一眼。
权仔,真的是,太背了。
孙策这时候突然意识到,他要拯救他的傻瓜弟弟,于是他清了清嗓子。“啊……事情是这样的……”
孙权感激地看了他一眼。
“是这样……权仔和甘宁表白呢……呃……原因嘛……”
孙策看了一眼正抖腿的孙尚香,“问尚香。”
孙权如坠冰窖。
“因为爱情……”孙尚香轻轻地哼着,笑得纯良。
凌统最先反应过来,“甘!兴!霸!你给小爷解释一下!”
甘宁如梦初醒,拉着凌统的手要解释,“啊是这样的你听我解释啊是这样的……”他想了半天,然而想不出个所以然,“靠啊我他妈也不知道啊孙权你没吃药吗!!!!!”
孙权沉痛地冲甘宁点点头,转身道“木头脸你听我说啊……”
一阵鸡飞狗跳,才稍稍抚平了凌统的小情绪和周泰的大情绪,好容易才使游戏正常进行。
而此刻,燃烧着浓浓复仇火焰(?)的凌统和周泰,杀气高涨,跃跃欲试。
他们掐指一算,孙尚香,孙权,那么合起来,就是孙家人!
杀呀!坑得他们片甲不留!!!!!!!!!
孙策:mmp???
按照套路,孙策和周瑜是一定会经历一次被惩罚的大冒险经历,然后擦出一点点莫名其妙的小火花。但我像是那么俗套的人吗?
对,我就是。
于是下一局,社会你策哥,社会你瑜哥,都抽到了红桃。

评论(4)
热度(19)

© 迟行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