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blame me.

【策瑜】郎骑竹马来

【18】

  周瑜瞥了孙策一眼,揣上钥匙和钱,径自走到门口。

  孙策苦哈哈地跟着,仍然在心底嘀咕汉谟拉比法典听起来就像是埃及的。

 

  “社会我策哥!来啊放纵啊!”甘宁老在在门口等着,看到孙策就一个飞奔上前勾肩搭背。

“滚,”孙策扒开他的手,“别跟老子提社会。”(按温州的中考标准,历史和地理统称社会,emmm不知道其他地方是不是这样)

甘宁看了眼脸上写满“老子被媳妇嫌弃了很不开心你最好别惹我”的孙策,又看看笑得如沐春风的周瑜,心里一阵哆嗦,“请,您里面请。”

周瑜笑着点点头,扯着孙策的手臂进了餐厅。

偏头看着无精打采的孙策,周瑜弹弹孙策的头,颇为无奈地道:“罢了罢了,考都考了,别那么在意。我也就吐槽吐槽,今天好好玩,别想着考试。”

刹那间,孙策的眼睛里迸射出精光,“好嘞!”

周瑜霎时哭笑不得,摇摇头继续往前走。

凌统不知道什么时候蹿到甘宁边上,“喂喂喂大流氓,你看谁呢你,别那么痴迷地盯着公瑾啊你,也不怕策哥揍你。”

甘宁收回看着策瑜二人闹着走远的目光,眯起眼注视凌统:“哟,哪儿敢呀,这不是看着您吗。”一把把凌统揽过来,扯着他的头发玩。

一边躲着凌统的殴打,甘宁还有闲心想着,其实他们这一坨人虽然关系都很好,铁得跟502似的,但是对于每个人而言,总有一个更为特殊的存在。像是周瑜之于孙策,凌统之于自己,孙权之于周泰,陆逊之于吕蒙。(吴邪之于张起灵,解雨臣之于黑瞎子,大白狗腿之于小黑金,李白之于韩信,古榕之于尘心,黄少天之于喻文州,孙翔之于周泽楷,方锐之于林敬言……妈呀我吃的cp好多)

即使此刻夕日欲颓,但我们仍旧年华正好。

 

水过三巡,孙尚香和小乔阴笑着招呼大家一起玩真心话大冒险。

周瑜霎时感觉大事不妙,拉起孙策就想退出游戏,然而看到孙策一脸跃跃欲试,恍若对小乔和自家倒霉妹妹的微笑视而不见,一时间也没了法子。

谁让他就是没办法拒绝孙策。

小乔已经要来了扑克,利落地洗了牌,“规则是这样,每人任意抽两张牌,抽到两张牌是同样花色的人受惩罚,可选择真心话或者大冒险,分别抽到大王和小王的人可以协商指定前者的挑战或者问题。但是未成年人不能喝酒,所以罚酒保护措施取消。只要大家举手投票,认定要求不过分,在游戏的接受范围内,即不可以拒绝。还有什么问题吗?”

得到众人的肯定后,小乔用力把牌往桌上一砸,“摸牌吧!”

“方块8,梅花K。”凌统把牌一丢。

“红桃5,方块J。”大乔笑眯眯地摊开。

“大王!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孙策扬起牌,得瑟地一脚踩在桌上,“策哥陪你玩~”

几人陆续又亮了牌,小乔和孙权中招,孙策和周泰分别抽到大王和小王。

“我,孙权。”周泰瞥了一眼孙策,“小乔给你组cp的事,正好。”

孙权眨眨眼:“哦耶!哈哈哈哈哈哈我已经逃离你的魔爪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的便宜哥哥,木头脸我果然没看错你啊哈哈哈哈哈哈,乔妹,好自为之咯~我就大冒险咯~”

周泰万年不变的冰块脸染上一抹浅浅的笑:“孙权,现场solo《这就是爱》。”

孙权:“mmp?”

一干人已笑作一团,国民好哥哥孙策开了点歌台,直接调到高音的那一句“这就是——爱——唉唉”前面,麦亲手递给孙权:“唱吧。”

孙权苦着一张小脸,“咳咳,周泰你按开始——3、2、1——”

“你有~好几次问我~那是什么~”

天地为之变色,云海胃酸翻涌,朽木和鸣玻璃震颤,闻者如醉如痴生不如死。

“这就~是~爱~唉唉~这就是~爱~~哎哎~这就是爱~”

小乔捂着耳朵,转头对孙尚香道:“如果这就是爱,那我宁愿孤独终老。”

“二谋子,差不多得了,你哥我还是很爱惜生命的。”孙策揪着被拔断话筒的线,“拜托大家,为了人畜安全与和谐,请,不要,再让,二谋子,唱歌了。”

在一片掌声中,孙策转头眯着眼睛看小乔,“真心话吗?”

小乔视死如归的点点头,“你说。”

“在座的异性里,对谁最有好感。”孙策咧着嘴坏笑,手上无意识地把玩着玻璃杯,有一搭没一搭地用指尖敲着桌子,余光若有若无地飘向周瑜。

小乔撇撇嘴,“还以为你多会玩,竟然问出这么老套的问题?太不给力了。男神啊,果断男神。别说在座了,换全校我也选男神。”

在一片“yooooooooooo”的起哄声中,周瑜忍俊不禁,“哟,那我还得谢谢自家小迷妹的赤诚咯?”言罢便扬起杯中的可乐,“敬你一杯。”

小乔举起杯子,“不胜荣幸啊。”杯子碰在一起,清脆的玻璃声颇为悦耳。

孙策看着周瑜温和宠溺的笑颜和小乔精致可爱的侧脸,颇是一副郎才女貌的好画卷。可玻璃杯清脆的调子,砸在心底,倒成了沉重的低音符。

他不知道被低音符砸碎的是什么,但确乎是,堵得难受。


评论(4)
热度(10)

© 迟行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