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blame me.

【策瑜】郎骑竹马来

【16】

  大乔捧着一杯奶茶,坐在计划中的位子上。然而对面坐着的人是周瑜。

  还好嘛,只和既定计划有那么一丢丢偏差。大乔看着对面的周瑜,尴尬地思索。

  空调调得恰到好处,很是凉爽,但又不是那种透心凉的爽快。丝丝缕缕而不可见的风从中央空调中溢出来,偶尔掠动袅袅热气的轨迹。

  “其实,没有必要的。”半晌沉默过后,周瑜终于移开盯在饮品上的目光。同大乔不同,他面前的这杯是直火乌龙,半透明的茶色液体亮晶晶的,像是琥珀。

  大乔一时竟没跟上周瑜的脑回路:“什么意思?”

  周瑜看着她,“非常感谢你们的关心,可能是出于任何目的,但是还是为你们第一个反应过来而感动和诧异,”他抿了一口茶,把自己往柔软的座椅里一砸,“可是这种事情,本来就不那么容易。世俗可以不在意,但是我自问做不到心无芥蒂。你们的第一反应,是针对孙策的,其实不必要啊。”

  大乔静静地注视他,而周瑜也毫无退意地望着她:“因为,当事人自己可不觉得一定要捅破。”

  “退缩了?”大乔轻轻哼了一声,用水葱似细嫩的手指攥住了奶茶杯。

  周瑜摇摇头:“你大可不必激我。我是会芥蒂,可我不曾畏惧。但是,”他直起身子,手按在桌面上,“这对孙策不公平。他只是热心地接纳了一个陌生的朋友,这是出于好意。可这并不意味着他要为这位朋友未来的磨难和坎坷承担责任。简而言之,这是我应该面对的问题,不应该拉他一起跳火坑。

  “他不用知道,我也不会告诉他。

  “我和他的相处方式不会变,多出来的那点东西他看不见,我就看不见。

  “我想我会伴他左右,尽一个朋友所能做到最多的事。

 “我也不知道这条细线会绷多久,就算哪天断了,也只是会可惜罢了。

 “我与伯符间,有比那些更重要的东西。

  “未来一切都是未知数,希望有一天,可以以一个谁也听不出主角的故事来纪念吧。到时候,这份责任倒是要交给你了。”

 

  周瑜离开茶餐厅有十分钟了,在征询过自己意见后,回去会告诉孙策不必来了。

  大乔怔怔地坐着,把那几个字撕碎了嚼烂了去体会。

  她仍旧不能想象,周瑜口中的未来。

可她又何尝不明白明白,所谓更重要的东西,是一起成长和少年意气。

“姐!孙策怎么没来!”清亮的嗓音驱散了一点大乔心头的压抑。

“蝉姐呢?还有尚香,让她们快点过来。”大乔定定神,拉过小乔坐到自己身边。

小乔不明所以,出于同姐姐的默契,不再闹了,乖乖地摸出手机发信息,“怎么了?孙策怎么没来?”

“孙策是没来,但是周瑜来了。”

 

  二十分钟后,人到齐了的位置,又一次彻底的寂静。这是今天的第三回了。

  “能够理解。但是,总觉得心里硌着什么东西。”貂蝉首先打破寂静。

  小乔眨眨眼:“但是我们还是应该遵从男神的意愿啊。但是……如果结局真的像男神所设想的那样,总觉得不甘心啊。”

  孙尚香把咖啡杯往桌子上用力一砸:“md,一想到周瑜哥哥说的那些话,我就想扔了我这个便宜哥哥!回去就揍他丫的。”

  “太同意了!”小乔用左拳砸了一下右掌心。

 

年轻啊,也就这点儿好,没有什么是让人为难太久的。该走的路继续踽踽前行,该上的课晃晃悠悠吊儿郎当地听,该喊的“青春万岁”肆意地大喊,喜欢的人安静地待在在岁月里。

对于孙策,周瑜并没有很大的困扰。从前他总是嫌弃孙策中二,如今倒羡慕起他,但是如大乔所想,他是一个极为通透的人,或许是一开始他就认定了这件意外事件的可行性和成功率,以至于他从未对此有任何期盼。

只是偶尔,在孙策冲他笑得灿烂时,莫名有些酸涩的滋味。

会过去的。周瑜常想,总有一天,这一切会成为镶在镜框里的旧照片。


评论
热度(7)

© 迟行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