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blame me.

【喻黄】涩涩

·私设黄少天姐姐黄少洋 这是个助攻

·天雷滚滚 狗血满天 注意避雷


3.
喻文州觉得黄少天最近特别奇怪。
“你变了。”某个阳光明媚万里无云的下午,喻文州忧伤地望着黄少天,低沉地抛出一句。
黄少天疑惑地看了他一眼。
喻文州看似沉稳平和,黄少天知道,有时候喻文州跳脱起来,就连黄少天都跟不上他的脑回路。比方说有时候突然和黄少天玩后妃和陛下的游戏,或者深情脉脉地像是被名为黄少天的负心汉伤了心,再或者是想到一些常人难以理解的梗,然后开开心心地自己玩一天。
所以今天喻文州的感情戏来得突然,黄少天仍旧很自然地接了下去:“怎么会呢?爱妃何出此言?”
喻文州斜他一眼,“少天,我说认真的。”他偏偏头,似乎在回想什么,“从上周五你没等我就回家开始。”
黄少天冷哼一声,腹诽着你还好意思说,但说出口的却是:没有啊哪有嘛!你想多了吧,莫名其妙反目什么的,你构思小说呢吧!”
喻文州蹙眉:“你是不是看见什么了?”
黄少天眨眨眼:“是。你……早恋?”
喻文州一口水呛在嘴里差点喷出来:“为什么这么说?”
颇为冷漠地,黄少天一副镇静的样子:“你不是和那个女生留一起吗,那个下午。”
喻文州张口想解释,但思及黄少洋的嘱托,只好苍白地解释:“你误会了,那天下午是学生会有事。”
黄少天本着的一点点希望终于被喻文州吞吞吐吐的态度浇灭,好在这样的情形早已设想了无数遍,黄少天自认为流畅而如常地抛出文字泡掩埋喻文州:“我可是一直把你当最好的哥们,我跟你讲啊我警告你啊你要是谈了女朋友不告诉我,我们这友谊的小船,怕是要翻了翻了!”
哦?喻文州的若有所思地看着黄少天闹腾天妈的背影,朋友吗?

“天天啊,今天晚上去喻阿姨家一趟,文州约你出去玩啊。”天妈擦着手从厨房出来,扯着嗓子喊黄少天。
“知道啦知道啦!”黄少天晃晃脑袋答应着,手里的操作丝毫没慢下来。
荣耀!
满意地搁下游戏机,黄少天到厨房去:“妈!今天买了什么好吃的?我要吃虾饺啊虾饺啊虾饺!或者凤爪也可以啊!还有还有糯米鸡也一起来吧!”
天妈好笑地揉揉开心果的一头乱毛,遭到黄少天的奋力挣扎后不情不愿地收了手,砸下一个爆栗子,“文州也常常摸你头,怎么就不见你这么反抗呢。”一面念叨着“儿大不中留”回了厨房,明确表示作为惩罚,糯米鸡取消。
黄少天愣在那里,一时间连深爱的糯米鸡被褫夺也反应不及。又是喻文州喻文州喻文州,不提起来还好,藏着掩着不去想,就好像不存在了似的。如今被人一提,好像是正演着独角戏的演员冷不丁被按了暂停,突然之间傻在那里,尴尬得连收回脸上僵硬的表情都来不及。
好一会儿方才回神,黄少天从不是伤春悲秋的人,不是自己的通常不去强求,但是喻文州的话,实在有点舍不得。
但那又能怎么样呢?总不能一时冲动去告白,最后连朋友也做不成。
这才是最最不愿意面对的结局啊。相比之下,在喻文州身边像个朋友一样待着,看他谈恋爱结婚,好像也没那么难接受了。
从衣柜里翻出一件清爽的白T,黄少天想,虽然什么窘态喻文州都见过了,但是该有的形象,咱还得有。

“少天,你来了?”喻文州开门的时候显然是刚洗了头,半裸着上身,脖子上搭着一条毛巾,晶亮的水珠顺着纤长的脖颈滑下来,描摹出喉结的轮廓。
黄少天擦了擦并不存在的鼻血,进门:“是我来的太早了吧是吧是吧,那我等你好了你不用着急啊,晚上去哪吃就我们两个吗?”
喻文州常带黄少天去吃一些听说来的或是曾今经过的店家尝鲜,通常都是喻黄二人,所以黄少天关于人员安排的问题纯属为了凑字数,去哪吃才是关键。
“啊,还会有一个人也来。吃什么的话……保密。”喻文州一边擦着头发,背对着黄少天翻找吹风机。
黄少天感觉喉咙像是被什么东西哽住了,半晌才讷讷道:“是上次那个女生?”
喻文州找吹风机的动作顿了一瞬:“是。你怎么知道?”
mmp,黄少天翻了个白眼,丫的以为老子没脾气:“地址在哪,待会你先去,我补个作业再去。”
喻文州有些诧异得望着他:“少天没写作业?那我等你,六点Top-Bar。”
嗯,黄少天点点头,转身回家。

“文州啊,说真的,你是我见过最惨的暗恋者。”黄少洋摇着装着暗红色调酒的鸡尾酒杯,啧啧道。
黄少天一直想来酒吧疯一下,喻文州特意把表白地点选在了这里,哪想计划被黄少洋发现,非要过来助攻。
Top-Bar并不是所谓真正意义上的酒吧,这像是个把咖啡换成酒的甜品店,除了酒精饮料还可以点果汁汽水之类,相对很多纸醉金迷的酒吧,显得十分正经,所以这里允许未成年进入,但是如果不出示身份证证明自己已经成年,将不提供酒精饮料。
整体设计风格偏超现代科技,加入了很多科技元素,色调是黄少天最喜欢的蓝色。
而令喻文州隐隐有一丝不好的预感的是,黄少天听说去酒吧,竟然一点也不激动,很淡定地就回去了。
果然,现在已是六点半,黄少天还是没有来。电话天妈,天妈表示黄少天已经出门,还是和同班同学郑轩还有徐景熙他们一起。
喻文州有些无奈地揉揉额角,一言不发。

黄少天坐在长椅上,一下一下地拨拉着郑轩的外套。郑轩明显看出来这位同学心情不佳,乖乖地任其摆弄。
十分钟以后,黄少天还是一句话没说,郑轩感觉压力山大,但还是隐忍着,任他闹腾。
又过了五分钟。
郑轩看到自己皮质外套的皮都快掉了几层,又看到加入拨拉自己外套的徐景熙,矫牙切齿:“黄少天!!!大晚上喊我们出来,你就为了伤害我的外套!?”
黄少天幽怨抬头:“wok我心情那么不好你还这样子对我!?你凶什么凶!景熙,揍他!我要让你从此再也看不到初生的太阳!真的是太过分了过分过分过分!”
徐景熙比了个打住的手势:“黄少啊,真没什么事,我和阿轩就先回家了啊,乖别闹了,啊。”
黄少天内心崩溃:“我像是一个不讲道理的小破孩吗?!像吗像吗像吗?”
徐景熙和郑轩对视一眼,沉重地点点头。
“少天,怎么在这里?”
黄少天的脊背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僵硬起来。
哦~闹别扭了~
徐景熙和郑轩默契地点点头,勾肩搭背地迈着欢快的步伐离开了案发现场。

评论(3)
热度(9)

© 迟行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