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blame me.

【喻黄】涩涩

·私设黄少天姐姐黄少洋 这是个助攻

·天雷滚滚 狗血满天 注意避雷


2.
苦逼的高二狗大多住校,而喻文州黄少天实属意外。
家离学校近,再加上天妈舍不得喻文州在学校“受苦”,喻妈舍不得黄少天在学校“囫囵着过日子”,两家人一拍即合达成协议,由天妈出面凭借同黄少天一脉相承的口才说服校长给黄少天和喻文州开了张走读证。
那个时候,最最幸福的就是学校里的女同学,她们秉持着:我追不到男神,你也不能追到的原则,义无反顾地举起“男神在一起,喻黄天下第一”的旗帜。
每天下午走读的高一狗们只消摘下黑瞎子(划掉)蓝雨牌墨镜,就可以看见并肩回家的黄少天和喻文州,一个个儿稍微矮点的男孩子总是元气满满,上蹿下跳着不知道正说些什么;而那个稍微高一点的就偏着头认真地听,专注而温和地望着前者。
橘黄色的夕阳温情脉脉地勾勒出喻文州年轻好看的侧脸,洋洋洒洒几笔就描摹出黄少天雀跃的身形。大抵许多学校都喜欢在校门口弄一条林荫小道,日复一日地充盈鲜衣怒马的梦。

然而还是这条林荫小道,有一个百无聊赖正踢着小石子的人此刻怨气滔天地碎碎念着什么:“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靠,我装什么文艺啊我的天,怎么还矫情上了……可是喻文州不是说学生会就开个短会吗为什么现在还没回来啊……”黄少天扯扯书包包袋,“丫的,还得我亲自去找不是。”
穿过鹿特丹绚烂的花海,翻过喜马拉雅的崇山峻岭,再跨过湍急而危机四伏的亚马孙河——啊!东方一位年轻的剑客在拯救自己深爱的公主的途中——被一头瓢泼狗血淋了个彻底。
黄少天穿过小花园,翻过假山,再跨过人工湖上的梅花桩,他终于看见让自己傻等了半个小时的喻文州。他现在坐在科技楼一楼的美术史里,埋头写着什么。时不时转转笔,或是抬头喝一口水。
挺正常是吧。
是挺正常,如果忽略坐在他边上的那个女孩子的话。
无数个和黄少天一起度过的下午,喻文州埋头写着学生会的企划表或是一些难解的物理竞赛题,黄少天就会坐在边上拿本练习一起写,偶尔递过去问喻文州几道问题。待喻文州解答完了,黄少天就大手一挥,把自己的杯子抛给喻文州,同时嚷嚷一句“小喻子救驾有功,朕着赏美酒千壶,美人无数”。这时候喻文州总会好脾气地眯眯眼睛,看着黄少天,深情脉脉地说:“臣不求其他,只求伴君左右,尽犬马之劳,永不离弃。”黄殿下就会揽住喻爱卿的肩膀,半真半假地来句“愿得文州心,白首不相离”。
而此刻,喻文州边上坐着一个女孩,看起来和喻文州很是熟悉,那像是个很活泼的妹子,一直凑在喻文州耳边叽叽咕咕着什么,而喻文州?
丫的,喻文州你笑p啊!
视线里喻文州温和地冲她笑,看得出来心情十分愉悦和放松。甚至还依稀还注视着女孩,递了一瓶水。
靠,让我在门口傻等,自己在这儿玩早恋?
但是接着,就觉得酸涩的味道攀升上来,最后漫不经心地盘踞在喉咙。
眨眨眼睛,黄少天自嘲地笑笑,收回前进的步子,揉揉鼻子,转身离开。
其实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的,所以黄少天对此还算是有心理准备。你看喻文州那么好,学习好长得好脾气好,大小就情书不断,比旁人早些时候遇到喜欢的人也实属正常。
年轻的剑客终于找到了他的公主,但是,公主早已找到了另一个王子,幸福的准备过起没有剑客的生活。
剑客收起长剑,反身离去。他笑笑:
“我去你丫个臭不要脸的脱团狗!枉我真心真意待你!我再也不要看见你了了了了了了了了!”
黄少天转身就走,不带走一片云彩。(此处应有胖子感激的目光)

喻文州看着边上和黄少天长的有几分相似的女孩,“晚上来家里吃饭吗?”
女孩子摇摇头:“不了不了,实话跟你讲吧我这次回来家里人都不知道的,要是去你家一吃,我爸妈不就都知道了。”
“那可惜了,”喻文州笑笑,绅士地递了一瓶水给女生,“你最近怎么样?我们都挺想你的。还是希望……你能够回来。”
女孩摇摇头:“得了吧,黄少天能想我吗,这小子总是没心没肺的。”想起什么苦恼的事似的,她皱皱眉头,“我回来的事情,少天也先不要说。今天下午你放他鸽子的事,自己找借口去吧,我相信你的能力。”
喻文州摇摇头,很是无奈地笑了:“不愧是少天的姐姐,真是和他提出一撤。”提到黄少天的时候,他语气里有不能言说的宠溺。
自幼和黄少天喻文州一起长大的黄少洋又怎会听不出来:“你和少天……现在到哪一步啦。”
“能哪一步啊,就好哥们那一步。”喻文州耸耸肩,“来日方长嘛。”
黄少洋满意地拍拍喻文州的肩:“我这关算你直接过了!”

评论
热度(11)

© 迟行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