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blame me.

【喻黄】涩涩

肝一篇黄少天生贺
旅游到兰州的街头撸串
决定为少天守零点!!!

1.
黄少天从小听多了的,就是爹妈跟自己感叹过去的光阴流年,鲜衣怒马。
大学的时候,黄少天的爹喜欢上了隔壁系的系花也就是喻文州的妈,于是就勇敢地追求自己的爱情,并且请求自己的好哥们儿也就是隔壁的隔壁系系草喻文州的爸帮忙支招。而黄少天的妈身为喻文州妈的闺蜜,自然是帮喻文州妈把关的,结果把关把着把着,喻文州妈一不小心喜欢上了喻文州的爸,正巧黄少天的妈和黄少天爸也斗智斗勇斗出了感情。四人两两成对,看起来是画风完全不同的两对恋人,实际里私交好得不得了。
大学毕业,本该是各奔东西的悲情时刻,四人的画风又一次异于常人。喻妈留校读研任教,喻爸考上国家公务员,双双留在自己张扬肆意了四年的地方。天妈是医生,进了当地最好的乃至在全国都有声誉的大医院,天爸进了很有前景的美籍公司,明明站在中国的国土上却讲着叽里呱啦的英语。简而言之,就是他们都留在了一起智障疯狂了四年的城市里,书写自己一点一点趋于成熟的故事。
很凑巧他们在一个楼盘新开盘的时候同时想买房,很凑巧他们看中了同一栋楼的同一层对门,很凑巧两个妈妈同一年挺起圆滚滚的肚子,很凑巧他们为两个孩子定了娃娃亲,很凑巧两个孩子都是男孩,很凑巧他们都不反对同性恋,很凑巧喻文州黄少天从小到大一直同班……
黄少天看着坐在自己身侧摊开《五年高考三年模拟》写得投入的喻文州,莫名其妙回想起他爹提起过去就眉飞色舞的脸。
还真是无巧不成书。天爸整天念念叨叨着。
哪有那么多巧合,不过是两家人为了祖国未来和谐建设和发展串通一气商量出来的孽缘罢了。[黄氏不屑.jpg]

“想什么呢?”低低的嗓音在身侧响起。
黄少天一秒回神,转过头看着喻文州,摆出一副笑嘻嘻的样子,“这不刷题呢吗。”
喻文州无奈地笑了笑,伸手揉了揉黄少天的头发,“别走神了,后天就月考了,你要考砸你爸不得揍你。”
黄少天一秒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像被扔到六伏天底下晒过的小白菜,连茎络都没精神了。过了半晌才有气无力地说了句,“别摸我头……会长不高的……”
这事说起来也奇了,黄少天打小就不喜欢别人摸自己的头,抗拒得不得了。哪怕是爸妈也在他五岁之后被下了死令。唯独喻文州从小摸他头摸到大风雨无阻,甚至自己还有那么一丢丢享受。刚开始还死要面子地努力挣扎,可是一看喻文州温温和和的笑脸,他的手就不自觉的耷拉下来。久而久之,就连反抗都懒得反抗了。
算了算了看在你这么好看的份上随你吧。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打蔫的样子有点儿好笑,“行了别装死了,起来刷题。我先给你讲一讲语文这半个学期的重点。”
黄少天听到语文二字,头埋得更低了。
我拒绝!拒绝语文!!反腐倡廉!!!
于是一本冰凉的笔记本贴着黄少天的手臂和鼻子被喻文州直直地塞进了他的臂弯。与此同时,耳边传来窸窸窣窣的理书包的声音,“如果你不想听,那我回家了。”
黄少天是个有骨气的人,誓死不抬头。
量你也不会走的!说好今天我爸妈不在家你要陪我哈哈哈哈哈哈!
很久很久以后,还是一点声响也没有。黄少天终于小心翼翼地抬起自己的高贵的头颅。身边一本书也没有了,桌面干干净净。
喻文州你真走了!?不不不是这外面还下雨呢!哇凑!!打雷了!!!
黄少天挣扎了很久,觉得自己不得这么消沉下去。
他毅然决然地站起身,决定投奔对门的喻爸喻妈。于是随手翻出自家钥匙,抓起书包就冲向门口。
“少天急匆匆的是要去哪儿呢?”低沉而该死的好听的嗓音不疾不徐地响起来。黄少天已经握上门把的手顿了顿,然后不可思议地转过身,“喻文州你踏马没走!?”
“如果不是少天要我走,我是不舍得离开少天的。”说这话的时候喻文州很认真地望着黄少天,嘴角蓄了几分意味不明的笑。
黄少天心跳漏了几拍,脸瞬间红到耳根,低着头想了半晌,方才摸摸鼻子,换上一副痞里痞气的笑:“哟喻大美人这话什么意思呀,可别生的叫我误会。”
喻文州轻轻地笑了笑,揉了揉黄少天的脸,“好啦,不开玩笑了。书包理好,回我家睡了。”
果然是开玩笑的。
想到这里,黄少天不知是该叹气还是长吁一口气。于是他低着头快速地点了点,麻利地理起书包,连换洗衣物都没带上。因为长期蹭吃蹭喝蹭住,喻妈早就备好给他了。
楼道没开灯,很黑。但是一贯怕黑的黄少天看着面前高挑瘦削的背影,莫名就安了心。
真的是莫名吗?黄少天自嘲地低低笑出声,在get到喻文州探寻的目光后慌忙止住。
连同那一丝丝不能被察觉的情愫。

评论(1)
热度(10)

© 迟行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