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blame me.

【策瑜】郎骑竹马来

我这算是……死而复生?

【14】

  孙策的生日可谓是声势浩大,江东的一群不说,北魏不请自来的丕司马二人不算,西蜀的诸葛孔明与公瑾交好也就另当别论,就连赵云弟弟刘备叔叔还有曹植郭嘉荀彧都来了。

 ------ 周瑜:总觉得他们要搞什么幺蛾子

 ------ 孙策:我倒是想啊!这不还未成年嘛

[以上小剧场]

  一群未成年当然搞不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

  除了诸葛亮小旁友。

 

  让我们还原一下事故现场。

  “Hello.”诸葛亮经过周瑜身边的时候晃了晃酒杯,硬生生把雪碧喝出了伏特加的气势。

  周瑜看他一眼,笑了笑,“晚上好。”天知道诸葛亮是怎么在众多红酒杯中拿到了鸡尾酒杯,向上开口的锥形杯子盛着透明的液体,在流光的折射下倒也挺醉人。

  “孙大少爷生日,其实我还真挑不出送什么好。”诸葛亮有意无意地在周瑜身侧的位置坐下。

  啧,这小孩才十四岁,怎么就这么社会得体呢。

  “伯符为人随和,不计较这些。”温和地转头道。

  “不得不说,你们关系挺不一般的。”诸葛亮摇着头笑了笑。

  周瑜听到这话本也没想太多,一句“是啊”尚未出口,却在见到诸葛亮不明所以的笑时生生住了口,“孔明这是什么意思?”

  诸葛亮温温地笑了笑,“公瑾多虑了,亮只是好奇。你看球场上,这目光缠在一起的样子,怎的不叫人误会;还有哪家队长刚收了奖杯不与队友击掌反倒扑到其中一人怀里;而你给孙少爷准备的礼物,怕是颇费了一番心思。本也就是猜猜,孙少爷为人直爽大方,许是与你格外亲近才做了这举动,但是你送的这礼物,确确实实不像送给友人的。”

  周瑜脸色微冷,瞥了眼孙策高高兴兴抱在怀里的由自己亲手制的腰佩,“怕是孔明多虑了,不过是一日我做了自己把玩,伯符看了喜欢,才想出做一个送他。”

  诸葛亮又晃晃酒杯,与周瑜轻轻一碰,“原是如此,是我多想了。但还是送公瑾一句诗: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

  周瑜愣愣地站在原地,看着诸葛亮走远的背影。

  心中涌动的是不知名的情愫。像是海风卷起不安分的浪花,一下接着一下,用力地拍击着海岸。溅出的泡沫安静地伏在周瑜的心头,一个接着一个,轻轻地爆炸。

  霎时间他突然明白,曾经不知名的悸动原来早就划好了楚河汉界,为孙策留下了空白格。

原来如此,周瑜自嘲地笑笑,哦,原来如此啊。

  喜欢就喜欢吧。

 

  而时间从不会为一个人的觉醒拍手惊叹从而驻足。

  特别轻松的是,他与孙策本来的相处模式,就如诸葛亮所说的,足够暧昧,所以不需要太多改变。

  照旧是玩累了就睡一张床上,考完试就凑一起查漏补缺,打完球共用一条毛巾。

  周瑜充足的内心戏,孙策不会发现,朋友们不会发现,父母不会发现,甚至连周瑜自己都在某些时刻难以发觉。

  而腐女们可以。

  “姐,不是我胡思乱想啊,真的是这样的,你有没有发现男神看策哥的眼神变了。”小乔抱着电脑坐在孙尚香家里,偏着头问拿着小本子在列大纲的大乔

  孙尚香举起手,“有有有,以前一直觉得是我哥一厢情愿,现在大嫂看大哥的眼神似乎不那么嫌弃了,甚至有一丢丢……呃……宠溺?”

  “bingo!”小乔挥了挥拳头,“所以总觉得男神要被策哥攻略了!”

  大乔默默抬起头,“我觉得不能盲目乐观。”

  蝉老师终于愿意从耽美小说中抬起头,“说出你的见解。”

  “一个很残酷的事实:周瑜同学可能意识到对孙策的同学的不知名情愫,但是很显然,孙策没有意识到周瑜的变化,而且这位缺心眼的,可能在未来很久的时间里,都意识不到这个问题。开玩笑他任我们开,媳妇他也随便叫,但他似乎、完全、没有、真的、想和周瑜过一辈子的想法。”

  小乔鼓起腮帮子,“姐姐你骗人,孙策肯定喜欢男神的!”

  大乔摇摇头,把目光转向貂蝉。

  貂蝉拍拍手,示意大家冷静,“大乔分析得很对,但是——直男就不能掰弯么?”


评论(1)
热度(14)

© 迟行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