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blame me.

【策瑜】郎骑竹马来

身为只痴迷过乒乓足球的妹子

我真的很不了解篮球

bug请指出/鞠躬


【12】

 (拖拉了很久的篮球赛)

  认认真真地训练了一个星期还多,队里的人差不多都磨合好了。江东的篮球队固然有求胜的冲劲和实力,但不得不说,他们的氛围很好。没有一个人功利地埋怨别人衔接不好,传球不稳,反倒是会更加耐心地去交流和切磋。

  孙策固然是想赢的,可是身为队长,他不能给队员太大的压力。于是他只能更加认真地安排大家训练,只能更加热血地为他们加油打气。周瑜自然免不了在心里暗暗感叹孙策竟然有这么周全的一面,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球场上左绕右绕肢体碰撞的事多了,于是比赛的前一天晚上的动员大会上,孙策站在主持台上,发表了三分钟关于生命健康第一,比赛第二,友谊第三的整体思想和战略方针,孙队长表示,我们的目标是打败乡下的西蜀中学。北魏中学按友谊赛打好了,毕竟人家还是蛮强的,生命安全最重要。在不伤害身体的同时,我们最好能稍微打压一下他们的气焰,要求不高,吊起来打就好了。在发言的最后,孙队长举起了助理周先生递来的红花油和邦迪创口贴,再一次表示希望大家注意生命健康,希望这些急用药物不要派上用场。

  次日。

  无聊的入场仪式和相互寒暄之后,进入比赛正式准备阶段。

  孙策满场给队友们加油,凌统和甘宁偷偷摸摸地流窜到北魏中学候场区刺探敌情,周瑜翻找着带来的水和药品,孙权恶趣味地摆弄着周泰的发型,于是北魏众人惊恐地看到一个高高大大的男孩子扎着苹果头端坐在那里,弯着嘴角看着比自己爱了半个头的江东小少爷孙权。

  

  哨响。比赛开始。

  因为三支球队是个尴尬的数字,于是商议下来的规则是:每支球队和另外两队各打一场,共计三场,若就此按胜率决出首位自然最好。如果出现尴尬的每队都一胜一负局面,那只能按净得分率(胜队得分-负队得分=净得分)来一决高下。万一其中两队得分一致,则加赛一场。万分之一大概率,三队净得分都一样,那就派主力队员各一名三分线处投篮,直到有人投进为止。

  如今三支球队发展正盛,亦各有千秋。江东有攻有防,进退有度,不急功近利,稳稳当当中却含着少年郎的锐气;北魏则节奏偏快,出击狠戾,追求一击必杀,实是老练而自信;西蜀一向走猥琐风,取巧得胜,让人恨得牙痒痒,却也无可奈何,因为下了场对方队长刘禅又笑得客客气气,有火没处发,这种情况在诸葛亮到来后稍稍改善,虽然战风仍然狡猾,但至少不那么猥琐。

  却说场上。

  甘宁带球左绕右晃来到对方篮筐下,一个虚晃,作势抛给凌统,实际却将球往孙策那送。孙策在场上就像个小太阳,横冲直撞,输出MVP,带球突出重围,轻轻一抛,球稳稳当当跌进篮筐。

  进球!

  大乔和小乔凑在一快看着意气风发的孙策,还有眯着桃花眼注视着孙策的周瑜,感慨万千,忙招招手招呼孙尚香过来,一同商讨新开的策瑜文的情节和大致走向。

  这边女孩子叽叽喳喳正闹得开心,而场上又是一片腥风血雨。曹植带球轻轻巧巧钻到了江东的篮下,挑衅似的冲后卫周瑜眨眨眼睛,向上一抛却——抢断!

  周瑜看似没什么力气似的一跃,却正正好好够到了球,一分多余的气力也没花,截了球竟也不急着出手。防卫地滴水不漏,于是北魏的老练这时候就充分体现,他们在对方领先的情况下慌也不慌,紧追不舍地盯着周瑜的球。而在周瑜这里,球一下、两下地击打地面,最后和从球场前方赶来之人的心跳重叠在一起。

  周瑜抬起头看着孙策,毫不拖泥带水地将球一掷——就如同之前一次又一次演练的那样,明明离周瑜很远,站在不经意角落的孙策似是随手一挥,那个混合着周瑜气息和汗水的球就落在手中。不知是不是周瑜晃神,他仿佛看见孙策远远地、笑了一下。

  清俊的少年面庞意气风发。

  孙策自信而又张扬的笑脸像是和空气摩擦出火星的行星,朝周瑜的恒星系统直直撞过来,却一个急刹,稳稳当当地浮在了几颗行星之间。

  这是赛场,周瑜没有过多的品味那种感觉。

  赢!要赢!

  接下来的比分一直是江东保持着不疾不徐的领先,最后几乎是没有什么悬念的取得了胜利。

 

  “打得不错。”曹植经过孙策和周瑜身侧的时候礼貌地笑了笑。

  “你也是。”

  

  周瑜见识了江东的夺冠,一切都顺顺当当的,除却孙策在与西蜀的比赛中被恶意绊倒以致摔伤的腿。

  其实那只是对方一个挑衅的举动,然而智障的孙策华丽丽的中招了。(据分析,当时的原因是周瑜在进行一个三分远投,孙策光顾着看周瑜,没注意脚下)比赛结束对方主帅诸葛亮真挚的表示了歉意,于是在孙策不甚在意的哈哈哈哈哈中也就那么算了。毕竟夺冠也夺了,不能让队员为自己担心,孙策如是想,但是一定要小瑜儿给我一点精神补偿。

  

  孙策一瘸一拐地捧着奖杯下了领奖台,一秒把自己摔倒周瑜怀里。使劲蹭啊蹭啊蹭啊蹭。于是周瑜从善如流地顺了顺孙策的毛。

  真是没眼看了。江东众人想。


评论
热度(15)

© 迟行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