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blame me.

【策瑜】郎骑竹马来

【11】

 那天晚上闹到很迟,孙策才不清不愿地被周瑜拖回家。

 孙策的爹妈听说了事情的始末后,以“这么丢脸怎么会是我儿子”为由将孙策关在了门外。就连周瑜也无法可施,只好提出让孙策在自家借宿一夜。

 在周瑜领着孙策转身离开时,可能是因为疲劳过度导致耳鸣,反正周瑜似乎听到屋子里传来欢呼声。可转身看孙策,他又是一副什么都不知道又什么也没听见的模样,叫人不由得怀疑起自己。

 嗯,最近刷题刷得太过量了,得适当缓缓了。看来新买的《走进重高》和《尖子生培优》自己是写不得了,要不……送给孙策?周瑜思索着,自顾自往前走。忽的,好像被什么劲儿一拽,就撞进了一个怀抱。

 “小瑜儿你怎么这么不专心啊,还不看路,你看你刚差点撞你家大门上。”孙策摸摸周瑜的脑袋,认真地碎碎念。

 周瑜却觉得有哪里不正常,很不正常。

 当他感觉到自己的胸腔里有什么东西在用力撞击血液的时候,这种感觉尤为强烈。好像是自己从未到达过的精神领图中,突然有那么一片湿漉漉的迷雾沼泽,被一头横冲直撞的鹿撞开了一个缺口。鹿的嘶鸣和空气里的水汽揉碎,黏合,混杂在一起。声波强烈地久久不停。

 倏忽间,万籁归于寂静。

 周瑜慌忙回神,看到孙策已经松开自己,兀自去敲门了。他站在那里,不明白自己到底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莫名不排斥,但直觉告诉他,这很不妙。

 “回来啦!”周母温柔而亲切的声音拉回周瑜险些又一次飘远的思绪。

 “嘿嘿阿姨是这样的我跟你说哦今天我和小瑜儿不是去看司马哥哥和曹丕吗然后哦……所以呢我就被赶出来了求收留啊求收留!”孙策呱唧呱唧上来就撒娇卖萌打滚求收留,弄的周瑜和周母面面相觑。

 周瑜:他在搞什么?为什么好像受了很大委屈一样?刚刚还跟我讲今天这趟来值了因为曹丕帮他解决了篮球比赛合适的站位的人是谁?这是个假孙策!

 周母:这孩子真是可爱……可是为什么洋溢着智障的感觉……应该是错觉吧错觉……嗯,今天晚上他住哪?客房来不及收拾了即使明天周六还是要早点睡……让他和小瑜先挤一晚好了真是太委屈这孩子了……话说孙家教育方式真独特……要不我让小瑜试试?

 “那进来进来,先喝杯牛奶,对长个子有好处。”周母也只愣神了一小会儿就招呼他们进来。

 不消一会儿二人已收拾好准备上床睡觉了。

 互道晚安后闲扯了几句就睡觉了。男孩子终归不像女孩子,再是要好也不会絮絮叨叨一个晚上。左不外乎游戏成绩篮球足球这么几个话题。

 可是周瑜感觉到身侧少年一直在翻身,似乎睡不着,又或是睡不安稳。

 真不叫人省心。周瑜叹了口气,觉得自己像个老妈子。认命似的用手撑起身子去看孙策那头的情况。孙策仍然背朝着他,不知睡着还是醒着。

 他又靠过去了一点,看见孙策把被子踢到了腰间。房间里还开着空调。他一想到这一点就帮孙策把被子扯上去了一点。哎呀怎么压得这么死这熊孩子还真是……

 好不容易扯上来了,周瑜发现孙策还是没有要醒的迹象,无奈地抽出手臂准备睡自己的去了。可是手抬起来的时候,似乎蹭到了一个柔软而有温度的东西……好像是……嘴唇……吗?

 周瑜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的手,又难以置信地抓了抓头发。

 因为他感觉有什么地方在叫嚣,有东西横冲直撞地砸他的心脏,然后像个站在弹簧蹦床上的孩子,他觉得自己飞起来又落下去。在空中的感觉很没有安全感,可他莫名的留恋。

 不就碰了个嘴唇吗还是用手的至于吗!周瑜头疼极了,果然最近学习压力太大了要缓缓,连睡觉都这么不安生。

 这么扯淡的理由说出来周瑜自己都不会信,但他需要一个这样的理由让自己好好睡觉。反反复复地在心里默念“学习压力太大要缓缓”,把头埋进枕头里用力蹭了几下,折腾得自己身心俱疲,终于又昏昏沉沉地睡过去了。

 第二天周瑜起来的时候已经九点了,当他迷迷糊糊地含着孙策买来放他家里的薄荷味漱口水和牙膏时,觉得自己的天灵盖都要爽飞起来了。

在心里感叹了一下孙策的独特品味之后,他因为漱口水洗礼而目光澄澈地走进了衣帽间。

长得好看的男生并不在意穿什么衣服好,于是他随手抽了柜子里一件简单的黑T胡乱套上,也不去管头上的乱毛就在周父周母和孙策的注视下穿过客厅窜进了厨房。

“小瑜儿,粥在桌子上啦。”孙策似乎料定他没睡醒,自觉地跟了进来。

周瑜潜意识不去想自己的之前的怪异感受,也不觉得有什么。“这是我家拜托。”

孙策看到周瑜清醒的目光时简直惊呆了,“小瑜儿你给我说说你是怎么做到这么清醒的?咱昨天晚上睡得蛮迟啊。”

 周瑜微不可见地翻了个白眼。

“感谢你的漱口水吧。”


评论
热度(12)

© 迟行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