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blame me.

【策瑜】郎骑竹马来

【10】

  孙策看到二人的神情和衣着,再联想到周瑜前些时候告诉他二人的关系,难得不犯二,尴尬得不要不要的。一时间站在门口进也不是出也不是。好在周瑜戳了戳他,示意他让一边去。

  “司马哥哥,我爸妈还有伯符爸妈听说你们来了,让我们带了点夜宵给你们。”周瑜和司马懿是打小就熟识的,司马懿甚至可以算是周瑜来舒城之前为数不多的至交之一,也就淡定些。之前不与孙策说自己和司马懿关系甚密,是因为孙策前提里添了个曹丕在里头。哪像孙策,与曹丕关系没大没小,可哥俩好归哥俩好,曹丕一直以来都认为感情的事孙策还小,不必太早知道,就没与其多交流。司马懿不一样,周瑜人虽小,但是跟同龄人比也算成熟,于是自己有什么心事都与周瑜一叙,不把他当孩子看。

  司马懿看是周瑜来了,脸色马上缓和了不少,递了个眼神让曹丕侧开身子让他们进来。

  “周瑜,我亲弟。”司马懿招呼他们进来,不忘向曹丕介绍。

  “啊啊啊啊啊你好,”曹丕知心哥哥一般地粲然一笑,“我是曹丕。”

  周瑜礼貌地握了握手,“你好。这不一个月前才见过么,我还没健忘成那样。”

  曹丕五脸尴尬。

  “啊是这样的哥哥嫂子,这不是篮球联赛嘛,就知道你们会来,就问了曹叔叔你们的房间号,来看看你们,顺便刺探一下北魏高中今年篮球队的名单和战术。”孙策笑嘻嘻地跳到床上。从自己带来的袋子里随手扯出一包薯片撕开就吃。

  司马懿笑着弹了弹孙策的脑门,“你个小破孩有没有客人的自觉啊。至于名单,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自从上次我把北魏中学出的三校联考奥赛卷和相应答案偷出来给你们江东的时候,我就彻底被组织抛弃了。”

  周瑜显然不知道这一茬,好奇地凑上去“怎么会被发现呢?”

  曹丕一脸往事不堪回首“我的天你简直不知道孙策这破小子有多智障,奥赛卷分三个年级啊,初一初二初三卷子都不一样的,完了以后孙策拿错了卷子,直接把初三的抄上去了。你抄就算了,一题都不对顶多就算全蒙错了,可是初二的卷子选择题只有ABC三个选项啊,孙策看答题卡上没有D选项的涂卡区域,就自己动手画了D选项的涂卡项……老师看不对啊,还以为孙策只是叛逆乱来,只打算思想教育,然而简答题证明题的时候工工整整的步骤全是三角函数之类,瞬间就懵逼了。要知道,孙策连三角形的动点问题都学不好啊!(这时孙策一个枕头正中曹丕脑门)”

  司马懿连连点头,反手一个枕头甩到孙策脸上“你抄答题卡的时候不会看一眼卷子先吗!你知道我被荀彧坑害得多惨嘛!他根本不顾及昔日情分和平日里温文尔雅的形象啊!他让我扫了一个月操场啊!800米的操场啊!”

  曹丕颇为同意地用力点头“不开玩笑啊!我陪小懿懿扫了一个月,觉得自己的腹肌都紧实了几分。”

  孙策默默地把最后一片薯片送进嘴里,“这不挺好的嘛。”

  气氛在一瞬间变得十分诡异,司马懿和曹丕默契地对视一眼,同时抄起一个抱枕。

  周瑜温文尔雅地笑着,坐在之前孙策坐过的位置,重新开了一包薯片吃起来。笑眯眯地看着在地毯上滚成一团的曹丕和孙策,以及在边上大喊“这边!”“曹丕往右打!”“孙策你别过来你过来我就把公瑾领走!”“孙伯符看招!”的司马懿。

  窗外有星星点点的细碎光芒飘进房间,铺成微弱却清晰的图景。混杂在肆意的笑闹间。大抵年少潇洒,未经人事的纯粹,只在这么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几年罢。浮生若梦,飘飘渺渺数十载,能有真心却几何?幸甚至哉,竟是不孤身一人踽踽。

如此,不是比这世上太多太多伤心人好多了?(想到历史的嘟嘟和策哥,有一丝蓝瘦)

“伯符要不要我帮忙啊。”他笑吟吟地望孙策。

 孙策只觉得,他的眼里好像有光,竟忘了自己还在搏斗中,一时不慎又被砸了好多下。在以曹丕的吐槽和司马懿的痛心疾首为主基调的背景音乐中,他觉得自己的心跳好像很剧烈,但他顾不上那些,眼前的形式明显因为司马懿的加入而棘手起来“woc小瑜儿你等什么!快来救我啊!!!”

“既然伯符开口了,那……”他故意顿了顿,说出那句没有悬念的话,“瑜定当鼎力相助。”

 一字一句的腔调,很坚定,很好听。那是孙策生生世世都不会忘的声音。如饮醇醪*。

 *如饮醇醪:《三国志·吴书·程普传》 老将程普尝云:“与周公瑾交,如饮醇醪,不觉自醉。”


评论
热度(16)

© 迟行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