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blame me.

【策瑜】郎骑竹马来

思索了一下 发现上一篇没有剧情……

再加一篇好了


【6】

  却说这厢,周瑜无限抑郁地扶额坐在床沿,面前的孙策就差跪下来求饶了“小瑜儿我真不是故意的,我看你那样子还以为你摔傻了嘛,所以才…我不爬起来是怕万一你真伤着了,那要是我动一下可能会让你有危险…”

  周瑜瞥一眼孙策可怜巴巴的样子,突然有一丝心软,毕竟是自己愣在那没有反应,也怪不得孙策…可是自己愣住分明是因为…反正就怪孙伯符,我不管我不管!

   “那你打算怎么请罪啊。”周瑜眯眯眼睛。

  孙策听说自己有被赦免的可能,立马凑过去坐在周瑜边上,“王者荣耀里的李白出了千年之狐,反正我有韩信白龙吟,正好给你买一个千年之狐,咱两凑一对,虐死单身狗。(这里看不懂并不影响剧情发展,真不懂可以理解为孙策要给周瑜买一个和自己是情侣款的礼物)”

   周瑜转转眼珠,也没想那么多,只记得千年之狐并不便宜“那除此之外,你还要好好学英语和社会还有语文,期末给我考进段前三十。做不到的话,你的寒假会很多姿多彩的。”

  孙策看着周瑜阴测测的眼神哆嗦一下,随即用地点头,然后像想跟主人玩闹的大型犬一样,扑到周瑜怀里蹭着后者的温度。

  周瑜也难得配合地摸了摸孙策的头,“行啦,在这乖乖等着我,可以玩会儿电脑手机或者iPad,我去洗澡。”

  孙策无比虔诚地望着周瑜的身影,然后低头登陆王者荣耀,买下千年之狐赠送给周瑜。

  周瑜从浴室出来的时候换了宽松的睡衣,孙策又忍不住蹭了蹭周瑜以示感谢,就抱着一大坨衣服进了浴室。

  再出来的孙策一头软软的头发衬得小霸王格外柔和,周瑜半倚在床头,手里翻着一本书,见孙策的样子笑了笑,拍拍身边的空位,让孙策过来。

  于是孙策晃晃脑袋,像一只金毛一样奔跑着,跳跃着,爬上了床。

  周瑜看他这样子,轻轻笑了笑,便伸手关了台灯,紧紧被子,缩到被窝里。

  翌日清晨,周瑜的生物钟准时在六点半把他叫醒,他翻了个身,却发现身边的孙策不知所踪。脑洞堪比陨石坑的周瑜在脑海里迅速过了一遍诸如,山贼入室劫走良家妇女孙策、孙策跟MDZZ-250星人回到母星了无牵挂、孙策原来是吸血鬼要去觅食尚未回来等狗血情节,最后在心里选择了一个最合理的可能下了结论——睡觉不安分滚到床下去了。于是他心安理得地从孙策睡的那一侧下了床,可惜想象中孙策的惨叫并没有响起,他懊恼地望了望天花板——不开心。

  与此同时端着牛奶和三明治以及水果拼盘站在周瑜门口的孙策目睹了周瑜的脸色变化:迷茫—惊讶—丰富多彩—坏笑—再次惊讶—失落。孙策伤心地暗暗叹气:肯定是摔傻了泥谋,没事小瑜儿就算你傻了我也会养你一辈子的!

  终于走出低迷情绪的周瑜抬头用目光扫了扫房间,完美忽视了孙策,径自换起衣服。

  (前方高能!前方高能!前方高能!非战斗员人员请迅速撤离!撤离撤离!)

  周瑜随手一扒拉就把睡衣给扯掉了,纤长白皙的身形落入孙策眼底。孙策突然觉得脑门儿一热,然而很淡定(?)地没有任何反应(?)

  好吧以上是孙策的形象是假的,以下为其真实内心:啊啊啊我去小瑜儿身材好好一点赘肉都没有我天还有腹肌!?好白好滑我去皮肤好好!噫,他用什么牌子护肤乳?

  周瑜迅速地换好校服,穿上校裤,起身出门。于是他惊异地看到孙伯符脸色很不好(满脸春光),“哟,早餐好啦,那就下楼吃吧。”

  孙策拂去存在于自己想象中的鼻血:“好的。您请。”

  男孩子总是利落很多的,三下五除二他们就拎起包出门了,锁门的时候周瑜还在琢磨孙策个混小子竟然这么贤惠一定很抢手,然而才走了几步就听到孙策中气十足的一声:“乔朦!你踏马还我篮球啊!要运动会了哥哥我要比赛练习的啊!”周瑜顺着孙策的目光望过去,看见乔潋乔朦正并肩走在他们前面不远处。

  乔朦闻声回头,淡淡地瞥了孙策一眼:“再借我两周。不然我给男神和隔壁西蜀的诸葛聪明组cp。”

  “你男神关我卵事,篮球还我!请你喝奶茶啊。”孙策不以为意地晃了晃头,“喔老,你男神不会是……”

  “就是你家小瑜儿哼。”乔朦

  “你想什么时候还就什么时候还,周末请你吃肯德基啊~”孙策笑得明媚。

  乔潋咳嗽一声,乔朦才想起来:“对了,蝉姐让我们跟你说,要运动会了,你们都要报名。昨天你睡得跟猪似的,男神又认真得不要不要的,没好意思吵你们。”

  “握老,运动会!?”


评论
热度(16)

© 迟行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