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blame me.

【策瑜】郎骑竹马来

现代校园 竹马竹马

本章全班腐女集体出动


【2】

  周末总是离开得迅速,像是人间有灾疫似的。跟孙策晃晃悠悠不过两天,周瑜就把这个街区的小朋友认识的七七八八了。比方说,那个明显缺心眼的傻大个叫吕蒙,今年十四,和孙策同班,未来也是周瑜的同学;那个整天和吕蒙腻在一起的漂亮——不说漂亮对不起他buying-buying大眼睛的十二岁小男孩,陆逊,据说是孙策他们学校初一的段一;那个很让孙策头疼的十二岁亲弟弟孙权还有他边上的木头脸周泰;以及和孙策一样痞里痞气的据说桃花很泛滥的帅小伙甘宁和被他宠上天的十三岁小流氓凌统;再加上孙家二小姐孙尚香,十四岁,和孙策一个班。

  言归正传,周一的上午,周瑜刚吃完早餐门口就响起有力的敲门声,周瑜背好书包拉开门就看到孙策斜倚在门框上,嘴里叼着一颗棒棒糖,单肩挎着书包。

  “小瑜儿,该上学啦!”一看到周瑜,孙策的痞气马上消失得无影无踪,一把把周瑜拽出门,冲屋里大吼一嗓子“叔叔阿姨!我和小瑜儿去上学啦!”听到里屋传来周母含着笑意的“欸”之后,门就哐地关上了。

  孙策拉着周瑜的袖子,在上学的路上朝周瑜碎碎念“嗯……来我们班的话……女生可能有点奇怪……反正别怕就是了,我都习惯了”“教科书带了吗要不我借你”“班主任一点也不凶,和我们关系可好了”……

  周瑜无奈得看着边上念念叨叨的少年,孙策的眉眼细看其实很凌厉,不过是他平常爱笑的缘故被掩去了,反而显得很是阳光开朗,他的皮肤挺白的,但是和周瑜一对比又显得像小麦色。估计孙策很爱运动,毕竟没人整天在家里北京瘫还练得身材结实,小腹隐隐有腹肌的轮廓。(吃瓜群众:咦,才认识几天就看腹肌了,那以后还得了!?面容憔悴的作者:不准剧透!!!!)

  墨迹墨迹着就到了校门口,周瑜看到校门的时候嘴角抽了抽。崭新的墙壁上熠熠生辉的“江东中学”四字亮瞎了人眼,下面的校训是俗得不能再俗的:今天,你为江东骄傲;明天,江东为你骄傲!再下面有一行小字:该吃吃,该喝喝,该玩玩,该睡睡,初中嘛,不过如此,同学们不要有压力哈。右边是校长龙飞凤舞的签名。

  哦,这校长名字好耳熟。周瑜思衬着。

  噗,什么,你说校长叫孙坚!?就是隔壁小孙的爸爸?就是那个(*@3#¥~。&……的男子?周瑜突然觉得脑仁疼。孙爸爸的不正经他可是领教过的,他从未见过一个中年男子第一眼见到稍微长得好看一点的男孩就拉着人家的手叫儿媳的,这是得有多怕自己家孩子嫁不出去啊,关键的关键,儿媳……没错,他叫一个男孩子儿媳……

  完了完了,掉狼窝里了。

  在被孙策拉进校门时,周瑜脑子里就剩这一个想法。

  周嘟嘟要坚强,接下来还有更大的风浪在等你哟。

  刚刚迈进班门,就听到班里有女生低声轻呼,忽然第二排的一个极为俏丽的女生转过去和坐她后边的、跟她长得几乎一样的女生叽叽喳喳地说了句什么,然后第三排的那个女生倒吸了一口凉气,眨巴着自己大而亮的眼睛,倏地,二人皆掩着嘴笑作一气。边上的女生不明所以地看着二者,不知第二排的女生解释了句什么。这下可好,全班的女生绝大部分都看着傻愣在门口的难兄难弟不怀好意地笑了。

  周瑜碰了碰孙策的手肘“喂喂喂,你们班女生的奇怪还真不是盖的。”

  孙策拍拍他的肩“坚持就是胜利,我们俩还怕了这群小丫头不成。”言罢假装淡定地拉着周瑜到自己的座位,让周瑜在自己边上的座位坐下,这一举动似是又引起轩然大波,然而谢天谢地,此时班主任缓缓踱步进来,用一个眼神制止了这场骚乱。

  “今天我们班来了一位新同学,掌声欢迎他吧大宝贝们!”年轻漂亮的班主任靠在讲台上,嘻嘻笑着,玩弄着自己的长发。“首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貂蝉,因为这个姓实在让人很为难,所以以后叫我蝉老师就好啦,现在请新同学自我介绍。”

  孙策一脸真挚地碰碰周瑜手肘“不要紧张啊”,回复他的是周瑜一个鄙视的眼神。

  “大家好,我叫周瑜,或者大家可以叫我公瑾。”淡淡地扫了教室一眼,周瑜就准备走下讲台。“诶周瑜同学,请问你有什么特长吗,这样以后安排工作的时候我会有点底。我是班长,乔潋。”之前那个第三排的女生站起来,拿着一本本子。

  周瑜闻言驻足“没什么特长,但是对音乐比较敏感。”

  乔潋闻言,低头刷刷地写下几行字,说了句谢谢就坐下来。

  提步欲走,又是一声清脆的呼唤,只见那第二排的女生毅然决然地望着周瑜“周瑜同学请留步!我是班级兼学生会的文艺部部长乔朦,请问一下你的体力……啊呸体育怎么样,还有文学方面呢?”此言一出,又有女生笑开了。周瑜不以为意“体育还行,比较擅长耐力跑。至于文学,略懂一二。”

  在一团意味良多的“哦~”中,周瑜下了讲台。

  待周瑜在座位坐定,却见老师在用一种不怀好意的眼光看着策瑜二人。“乔潋乔朦,你们收拾东西坐到周瑜和孙策前面去,新同学需要你们的帮助,老师看好你们。”话音未落,周瑜听见边上传来“邦”的一声,孙策脸色狰狞的捧着自己撞到桌子的头,用口型对周瑜说了三个字:

  “完蛋了。” 


评论(13)
热度(35)

© 迟行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