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blame me.

【策瑜】郎骑竹马来

呃 中毒农药 会有很多强行安利qwq

ooc什么的……九十度鞠躬


【1】

  今年夏天,周瑜举家搬到了舒城。

  来到新房子门口,周父满意地环视屋子一圈,拉起周瑜的手进门。这房子的环境还算雅致,两栋三四层高的小屋相连,外面是两户人家共同的院子,院子不大,但贵在闲适。一条石板路从大门铺到两户人家门口,在最后关头才舍得分岔,小路边是茵茵绿草,沿着院子的栅栏错落有致的种着几树桃花,可惜花期已过,只能待明年开春再补上今年的遗憾。树下有一张石桌,四张石凳,而此时,石桌上正摆着一本厚厚的书。

  啊,我们未来的邻居多么文艺,多么会享受生活啊!周父如是想。

  啊,我们未来的邻居多么装逼,多么爱臭显摆啊!周瑜如是想。

  隔壁的门忽然开了,出现在门口的是一个俊朗的少年。少年约莫十三四岁的光景,比周瑜高了半个头,剑眉星目,薄薄的唇勾起来,很好看。

  “嗷,新邻居来了,爸!妈!”少年回头嚎了一嗓子,然后转过头,面对周父,绽放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叔叔好,我是你们的邻居孙策,叫我小名伯符就成。”

  面对孙策暖暖的笑,周父瞬间没了抵抗力“你好你好,我姓周,叫我周叔就行,这小破孩是我儿子,周瑜。后面这个是我夫人。”周母闻言,向前探了探头,温婉地笑了笑。彼时孙策的父母出门,与周瑜爸妈嘘寒问暖起来。

  被点名的“小破孩”周瑜扫了孙策一眼,忽略孙策伸来的爪子,拖着行李箱径自进了屋,留下尴尬的周氏夫妇面面相觑。孙策倒像个没事人一样嘻嘻笑着,“周叔,小瑜儿挺高冷的哈。”

  周母听到“小瑜儿”这自来熟的称呼一愣,却还是接声道“这孩子打小就这样,有点认生,别介意啊,过几天就会好的。”

  孙策晃晃脑袋,不甚在意地挥挥手“没事没事,来阿姨,我帮你拿行李吧。”

  待孙策搬完行李,已是傍晚,孙策与明显对他很有好感的周氏夫妇告别后,来到石凳边,翻起那本被周瑜嫌弃“装逼”的书,其实只要周瑜走近看看内容就会发现,这本书其实很正经(弥天大雾)。

  乘着爸妈烧饭间隙溜出来的周瑜正好碰见在石凳上用功的孙策,夏天的白日总是格外漫长,即使此刻五点有余,天色却尚还亮堂。周瑜被少年难得安静时的侧脸晃了晃心神,竟不自觉地拾步上前,似是心有灵犀一般的,孙策在周瑜走近时恰好抬头,乌黑明亮的眸子碰上周瑜泛棕而清冷的眼睛感到一阵颤栗。

  周瑜什么也没说,走到孙策对面的石凳坐下。

  “小瑜儿你怎么出来啦,不吃饭吗?”孙策挑起了话头,笑得随意。

  周瑜听到这自来熟的称呼眉心一跳,却道“你不也没吃。”

  孙策听到周瑜的回复微愣,周瑜的声音温润好听得很,其中夹杂着一点冷冽的韵味,更有一番美感。孙策当真是被声音迷了几分心智,竟抬头盯着周瑜看了起来。周瑜长得极为出挑,皮肤白皙光滑得像瓷器,一张小脸上稚气未脱,五官甚是精致,眼睛像是桃花眼,眼珠微微泛棕,嘴唇薄而粉。

  这小子长大了一定有一群莺莺燕燕环绕啊为什么都是帅哥我却帅的这么不明显呢!!!孙策在内心嘶吼。

  周瑜并不知道孙策在想什么,只觉得这个新邻居宛若智障地盯着自己实在很不自在,便伸手在孙策眼前晃晃,孙策醒了神,本着与新邻居打好革命友谊基础的理念,又拾起了十三四岁男孩子通常的话题。

  “小瑜儿你几岁呀?”“十四。”

  “昂我也十四,我们同岁诶!对了,以后叫我伯符就行,这我小名。”“好。”

  “你平时玩游戏吗,我王者不错,要不哥带你?”“我段位最强王者。”

  “算了咱不聊这个……诶你之前为什么那么高冷?现在看来那不是你的本性吧嘿嘿。”

  孙策久久不见周瑜答复,便偏头去看,却见周瑜竟垂着头不知在想什么,长长的睫毛盖住了眼睛,看不清里面有什么情绪。

  良久,孙策打圆场道“没事没事,不想说就算了。”

  周瑜罔若未闻,摇头说“不过是心情不好,放不下原来的人事罢了。现在想想,离开便是离开,哪有那么多挂念,不过徒增伤怀。”

  十四岁的孙策是个心大的孩子,不懂周瑜何出此言,只当他是恋家了,于是怔怔地看着周瑜的侧脸脱口而出道“小瑜儿若是想家,大可不必,这里就是你的家。以后也是,只要我孙策在,哪里都是你的家。”孙策说完,自己都觉得自己好义气。

  周瑜听了这话,虽觉着幼稚,毕竟不过一面之缘,真不知他如何能面不改色地说出这一番略显肉麻的话。但看着孙策认真的眼睛,却不禁轻轻地笑了。

  孙策被美人一笑弄得六神无主,转瞬间高兴起来。

  周瑜屋里传来周父的叫声“公瑾,吃饭啦,顺便把邻居叫来,大家一起!”

  饭香从厨房传来,孙策勾着周瑜的肩,和着孙、周夫妇的笑脸。


评论(7)
热度(34)

© 迟行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