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blame me.

【策瑜】缘,妙不可言

* 楚留香手游背景,但是有说明,不影响阅读

* 一发完

* 带甘凌玩


1.


  事情发生在一个寒假,孙策和甘宁正值大一。

  过完年回来,甘宁发现自己的好兄弟,万年直男孙策,学会了对着手机屏幕里的一个男性角色流哈喇子,还学会了对着好友栏里一位名为“公瑾”的男性玩家说出“来呀我们去云梦的汤池做些该做的事吧!”这类莫名其妙的话。

  甘宁很惊讶。为了一探究竟,他也下载了这款游戏。

  游戏分为五大门派,华山、武当、云梦、暗香和少林,其中各有千秋...

【策瑜】郎骑竹马来

【21】


  “别吧……”周瑜拍拍桌子,“再说了你们也没人监督我们是不是看小电影啊,搞不好一进去,我们俩在看猫和老鼠呢。”

  孙尚香神色犹豫了。

  周瑜再接再厉,“所以换个别的吧,我们还未成年呢,影响多不好啊。”

  孙尚香微微蹙起眉头。

  “所以你我各退一步,”周瑜抿一口饮料,“这些过界的不算,其他的我尽量答应你。”言罢用手肘怼怼孙策,“伯符你说是不是。”

  孙策似乎正在神游,半死不死地点点头。

  “男神说得有道理...

【策瑜】郎骑竹马来

【20】

当小乔笑眯眯地按住牌,说我来发的时候,周瑜就知道大事不妙。

啧,就知道这丫头闲不住。压下心里没由来的期待,周瑜松开手随小乔对扑克上下其手。

于是小乔行云流水地开始开始洗牌,并且努力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地把牌藏在袖子里。

周瑜在心里为这个不太机智的姑娘叹息一声,随即抬头看其他人的反应。

他看到了极为惊悚的一幕。

极为。

惊悚。

大家并不是二傻子,看出小乔的小动作不是难事,都带着迷之微笑望着他和小乔,眼睛里或多或少带着些不同的因素。

大乔&孙尚香:公瑾哥加油啊٩(˃̶͈̀௰˂̶͈́)و

凌统&甘宁&陆逊:我靠公瑾别吧,你要继续跟小乔眉来眼去策哥怎...

扒一扒楚遗风和萧疏寒的那点陈年旧事

吃下这发安利!

臣又:

搜了一下tag,竟然没有关于楚遗风和萧疏寒的内容

那么来八卦一下这两个人吧

武当一个装备的幕后故事是【萧疏寒与楚遗风初见时所穿,几十年来保存如新】

萧疏寒原本与明月山庄李如梦有婚约,但李如梦最终与楚遗风私奔

由游戏内打坐时人物的对话得知【萧疏寒被抢了老婆也不生气,似乎有特殊的癖好】

萧疏寒收留的义子萧居棠在一本书里写【就那样一个人对着云海,眼神缥缈悠远,我甚至怀疑他会随时登仙离我而去。宋熙姐和我说过每个人的心里都有秘密,但我觉得我爹这种人是不会有秘密的。】

最后的结局是怎么样的呢

明月山庄被毁。

楚遗风坠崖。

萧疏寒还是那个武当掌门,只是韶华仍在就已一头白发。
瞬间就让人联想到一...

【喻黄】涩涩END

这个17年的生贺总算是完了_(:з」∠)_
·私设黄少天姐姐黄少洋
·天雷滚滚 狗血满天 注意避雷

4.
黄少天望着郑轩和徐景熙欢腾的背影,为自己能有这样靠谱的朋友感动万分。
“那个啊…我啊……”黄少天底气不足地试图辩解,“我……这是有原因的…”
喻文州了然地坐到他身边,“理解。少天是因为那个女生才不大高兴的吧?”
黄少天脑内一转,我擦,不对啊,要不是喻文州莫名其妙早恋,我他妈至于闹脾气闹到这里吗?还辩解?辩个鬼!让喻文州给老子好好解释还差不多!
“还不是因为你!要不是你早恋见色忘友见利忘义我有必要不高兴吗?!我是那么小气的人?搞笑了喻文州你最好今天给我解释清楚,把那个女...

【策瑜】郎骑竹马来

悄咪咪爬上来_(:з」∠)_
比之前在贴吧发的稍微有点改动


【19】
没有人注意到孙策的情绪曾出现一个短暂的低落,除了周瑜。
周瑜默不作声地看着孙策在小乔回答后低垂的眼角,扬手将杯中的冰水一饮而尽。
游戏继续。
“大王。”陆逊将牌一摊,微笑着环视四周。
孙尚香叼着棒棒糖,含混不清地举手:“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唔赫赫汪!”
孙策此刻缓过神来,看着抽风一般的妹妹,试探性地凑过去,很认真地:“汪汪汪?”
孙尚香:“……汪……”
孙策:“汪汪?”
“滚!”孙尚香愤愤地将棒棒糖从嘴里拿出来,“我是小王!”
……
孙策:哦。

本局凌统、孙权中招。
“靠啊!怎么又是我!”孙权愤然起身,在对上孙策的一计眼刀后又若无其事地坐下,“啊哈...

坐标752.827
惊现策哥迷弟陆伯言_(:з」∠)_

【策瑜】郎骑竹马来

【18】

  周瑜瞥了孙策一眼,揣上钥匙和钱,径自走到门口。

  孙策苦哈哈地跟着,仍然在心底嘀咕汉谟拉比法典听起来就像是埃及的。


  “社会我策哥!来啊放纵啊!”甘宁老在在门口等着,看到孙策就一个飞奔上前勾肩搭背。

“滚,”孙策扒开他的手,“别跟老子提社会。”(按温州的中考标准,历史和地理统称社会,emmm不知道其他地方是不是这样)

甘宁看了眼脸上写满“老子被媳妇嫌弃了很不开心你最好别惹我”的孙策,又看看笑得如沐春风的周瑜,心里一阵哆嗦,“请,您里面请。”

周瑜笑着点点头,扯着孙策的手臂进了餐厅。

偏头...

【策瑜】郎骑竹马来

【17】
“嘿,男神。”小乔一出考场就看见周瑜,颇有一名迷妹的自觉,直接扑上去,“数学最后一大题答案多少?”
周瑜笑笑,后退一步扶住她:“我也不是很确定,四分之九,八分之八十一和十五。”
小乔详装痛苦地捂住脑袋,“嗷嗷嗷嗷嗷嗷啊,只对得上一个……”
周瑜看她的样子,不厚道地笑出声,不出意外收获了小乔“幽怨的眼神x1”。略作安抚地拍拍小乔的肩,“没关系,考都考了,现在纠结也没什么用了。不如好好挥洒这个来之不易的暑假。”
“啊啊啊啊就知道男神最好了!”小乔攥攥拳头,“不过你报哪所高中啊?按你的分数,并列第一的一中和实验都不错啊,看你怎么选了。”
距离与大乔的谈话之后,过去了一年。中考完的周瑜一干人,填志愿是当...

【策瑜】郎骑竹马来

【16】

  大乔捧着一杯奶茶,坐在计划中的位子上。然而对面坐着的人是周瑜。

  还好嘛,只和既定计划有那么一丢丢偏差。大乔看着对面的周瑜,尴尬地思索。

  空调调得恰到好处,很是凉爽,但又不是那种透心凉的爽快。丝丝缕缕而不可见的风从中央空调中溢出来,偶尔掠动袅袅热气的轨迹。

  “其实,没有必要的。”半晌沉默过后,周瑜终于移开盯在饮品上的目光。同大乔不同,他面前的这杯是直火乌龙,半透明的茶色液体亮晶晶的,像是琥珀。

  大乔一时竟没跟上周瑜的脑回路:“什么意思?”...


1 / 4

© 迟行迹 | Powered by LOFTER